旅美日记 末

9 19

波士顿天气变得很快,九月初的烈日,现在已经变成微凉的风和阵雨。

实验室又多了一些新的面孔,他们是新学期的研究生,或者和我一样的访问学生。大家开始新的项目,人们身影依旧忙碌,只是面孔变得陌生。快要离开的这几天,我反而更早地来到实验室,手头没什么可做,再早早地回去。我自知自己的激情和精力暂时没有很多,有的只是越来越想回去的念头。

上上周,Hugo临走之前,我们做了一次项目展示。大家买了吃的,围坐在一起,听我和Hugo排练了两天的报告。报告很成功,不时被别人打断问问题,结束之后,大家依然在讨论。

突然心中有了点安慰,整个夏天自己觉得无望的作品,总算是被人认可,哪怕已经有点迟到。那天晚上我跟Hugo出去闲逛,算是临别之前的最后一次活动。夏天告一段落,我缓一缓,坐上去CMU的飞机。

匹兹堡是个很舒服的城市,不小不大,不冷不热。在那边我遇到还没回国的同学们,然后飞去旧金山,拜访几位学长。昨天从纽约回来,依然去见不同的人。

这段漫无目的的旅程中,我和不同人聊了许多。许多,并不是刻意地像采访似的问答,只是普通的交流,偶尔说说自己的经历。每个人的故事都不一样,每个人性格也不同,几年之后从一个地方走出来的人们,变成百态。

这段旅行之后,我的感觉写不出来。

我看这几年的毕业生,一半左右的,都留在了学校继续读研。出来的,一些读了phd,然后去工作。我问一位学长,为什么读phd?他说,没想好,留点时间想想要干什么。这些天拜访几位毕业的phd,工作并不与研究有交集。读研做什么呢?留校做什么呢?

我有点难过。没有目的的时间像是被浪费了一样。二十几岁是正好的时候,但我们还没完全把它想透,就只好让它浑浑溜过去。可是话说回来,谁能想透呢?

但是我所难过的,是很多人没有尝试。万事万物想成当然,自觉属于自己的终将出现,无缘的不必费心。我所难过的,是实际上有很多很多的机会,可以做不同甚至不敢想的事。但我看到包括我自己在内,人生似乎都变成了定式,从大学之后,几条出路清晰可见。

许多的尝试,也许不是好的结果,但最有价值的是,对这个世界和自己的了解,就算没有“看透”,最起码“看见”。

“只是我回首来时路的每一步 都走的好孤独”。

回国以后,我要补上去年交换落下的功课,要着手准备申请的事情,顺带考虑考虑实习。似乎“清华”和其他地方真的是天壤地别,只要回到学校,压力瞬间填满整个生活。

去纽约的大巴上,我旁边坐着一位哈佛的毕业生。我们俩聊大学的生活,我说,到最后一年的时候,看看自己的大学时光,没什么后悔的,如果再来一遍,不一定会做更好。唯一遗憾的,可能就是还没找到个女朋友。其实我们还年轻得很,我看BBC的《人生七年》,第三集大家都是21岁,看到第八集,你会觉得生活充满着转折,但又源于前面的铺垫。

image

每天都要经过的查尔河,还有这座哈佛大桥,再见啦。

离别之际,感谢一下平时没事倒时差被我主动聊天的朋友们,还要感谢一下迎接我的各位学长。大四应该是挺不平凡的,也希望各位不要让这一年成为自己平凡的开始。

最后是一些旅行时的照片:

StanfordGoogle

image Google

image Jones Beach Island

image Time Square

image Boston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