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今天生日,室友们纷纷送来礼物 — 毕竟以往都不怎么习惯礼尚往来,突然一下来三个,受宠若惊。

留学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应该是过得最开心的一段 —— 工作平衡的还算好,压力不大,可以睡到中午起床,跟老板性格合拍,研究也还顺利,每天早上时不时还有室友做的早饭 ——我怀疑最近是不是在透支我的运气。

不管那么多,高质量的生活水平里,室友们占了很大比例。反正写了那么多自己的生活,这次写写室友。

也不用什么修辞手法,就平铺直叙地把大家的生活罗列起来:

  • 早上起床的时候,楼上会有煎蛋等着,还是汤黄的那种。
  • 晚上谁先回来就先做饭,我们三个男生轮流主厨,一个女生打下手,但是每天都会打下手:)
  • 工作日晚间娱乐活动包括且不限于:由于其中两个人的特殊音乐品味,做饭的时候大家会一起听中年女性系列(如《为你我受冷风吹》,《晚婚》,《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和年轻都市女性系列(如《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不是因为寂寞才想你》);吃饭的时候一起看非诚勿扰并且借机表达自己的婚姻观;一起投飞镖,因为大家都是半斤八两,每投三个必有一个扎到盘外,所以竞技性十足;一起打乒乓球,一起上游泳课,以及一起开其中两个人的玩笑。
  • 周末娱乐活动包括且不限于:租宝马去华人超市买菜;租奔驰去华人超市买菜;做公交去美国超市买菜 —— 三种情况花费总价大致相等;一起去看电影,乱停乱放然后吃罚单;一起去奥特莱斯购物,三个人买了很多衣服满载而归,一个人买了很多厨房用品满载而归;买了厨房用品的那位每周都想做花式蛋糕,不过做的真的很好吃;三个男生相互给对方剪头发,为此累计节省人民币不计其数(因为不排除日后找不到工作转行理发师的可能)。

  • 其他一些事情比如:除了我都是的专车司机,去哪儿干啥总可以叫上一位来送你;回家晚了会打电话,跟家长似的;家里来了一位室友的朋友,其余的室友会一起招待;其中一个室友买了架钢琴,时不时提供音乐视听服务。

圣诞节时候一块儿装扮圣诞树和灯,春节的时候各种年夜饭和春联,生日的时候收到各种礼物,有时候我会怀疑社会主义最终理想是不是真的能实现。

这学期挺快的,忙里忙外就飞驰而过,马上就要进入博一最后一个学期了。华大樱花也要开了,过几天和室友们一块儿去看看。

唯一一点建议是张一鸣能不能把袜子收自己屋里,别在客厅乱放?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