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样

8 28

Hugo

下周Hugo就要走了。Hugo是我的队友,从七月末我加入他开始,我们无话不说。

当初Hugo被我们的mentor刘昕派任务去测试肌电传感器,三周过去,因为传感器太便宜,质量不高,他说自己简直就是浪费三个星期去调试这些bullshit。我告诉他,没事儿,之后我俩一块儿,弄个amazing project。

一个月后的现在,我们依然纠结在设备上,做出来的project因为设备问题暂时搁浅。


项目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每周跟刘昕见一两次。Hugo吃饭时偶尔一脸怨气,神秘地跟我说,你知道么,我总觉得Xin不是很在意我们的东西。我说,有点儿,你怎么感觉到的?他噗地一下以示不满,然后说,你看别的mentor跟他们的学生每天都是一张桌子一起工作,写代码,讨论。刘昕要不不在实验室,要不就在办公室待着。我们一起开会,她也经常迟到。

然后我们俩就一起抱怨。我们的mentor,我们的设备,我们的项目。

他说,我可不想这个夏天过去一无所成。

我说我也是。

困难时期就得彼此相互扶持。


Hugo人很好。每次我俩讨论的时候,我脾气大,一有不和就会大声说。后来我道歉,他说no problem, you’re the boss。他是我见过打乒乓球和羽毛球最好的外国人,轻松虐我,但却不会打篮球。他比我大一岁,但他更好奇,对实验室里各种摆设都会摸一下或者问问别人在做什么,让我这种交际老手都自愧不如。经常是,看到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还不知道它是做什么的,他就说,oh, that’s cool! Ray, you have to see this!

Hugo 觉得中国人特别厉害。他指着我的笔记说,man you are crazy, you Chinese can do everything. 你们连这么复杂的汉字都认识,世界上没什么难得倒你们的了。我给他看B站上的鬼畜视频,他说这放得太快了,我脑子跟不上……哈哈。

Hugo下周就要走了。Hugo是我的队友,也是我在这儿最好的朋友。

交个朋友容易,交个好朋友不容易,交个外国好朋友更不容易,嘿嘿。 image


Boston

这次的出国经历很复杂,失望大一点。

本想着可以好好发挥光和热,为某个项目倾注所有,结果mentor把我们撂一边,说,你们自个儿玩儿去。

本想着转转看看,见见学长,套套教授,结果经费全不翼而飞了。

上周牙龈发炎去校医院求药房,医生还不给开,非让我去看牙医。牙医多贵啊,保险又cover不住,什么药也买不了。我捂着肿大的下巴睡不着,给我吗发短信。我妈说,买甲硝唑,消炎的,杀灭口腔里的厌氧菌。

我说,这边药店不给开,除非看牙医。

我妈说,看呗。

我说,太贵。

我妈说,太贵也得治病啊,口腔发炎不吃药自己好不了,更严重就麻烦了。

我说,这边洗牙一千多吧,牙周炎洗牙有人花了一万。

我妈说,天啊,你忍一忍,晚上拿盐水漱漱口。


我伤心的时候跟学长聊。

我说,出国真的好么,为啥我觉得跟我去年去香港一样,失望更大呢。

我说,重要的不是身处的环境,而是身边的人。在外边没人交流,有种孤独的感觉。

学长说,你需要找个女朋友。

学长说,一般越social的人,越有这种感受。

学长说,选好导师很重要,选一个脾气和你相配的导师,特别重要。我周围不少同学都是因为这个中途转实验室或者退学了。


我跟学长诉苦,我俩在MIT外的查尔斯河边,边走边聊。学长忽然看着河说,我国内有位老师,每次来这边都会先来查尔斯河走一走。他说在国内压力太大,来这边就是度假一样,看看美景,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豁然开朗。

我转头看,夕阳悬在河上一点点,河面点缀着一个个船帆,远处是波士顿的高楼大厦。未来似乎也不是那么差。 image


浑浑噩噩

上次跟刘昕开会之后,她把我们的项目否定了又没有给我们新的解决方案,因为设备问题我们就卡在原地。Hugo就要走了,我还有一个月,我不想干了。

这两周我就处在浑浑噩噩的状态。

虽然不知道做什么,还有课程项目报告要写,我和Hugo打算把之前做的项目写成一篇paper当做是练手和总结。自己给自己布置任务。

Hugo一直说,我太快了,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把任务做完了,让他觉得自己都没做什么。我很满意地笑笑,这是我的style。

写论文也是,在家里深夜我给Hugo发信息,某个章节已经完成了,让他看一看。他说,不要这样,你太专注工作了,这样下去你会die young。

我之前听过一个歌叫If I die young,感觉挺文艺,一位美女早逝,美貌长存那种小清新意境。 最近又有一位IT领域的博士die young了,这些人总是很有责任感,想多做一些,觉得自己的价值都在于工作。现实的die young,一点也不文艺。


我觉得他说得很对,就关掉程序开始看电影,出来跑步。周末通关了一个游戏,去电影院第一次看恐怖片。

其实生活的全部不是为了未来。


前几天辅导员跟我们说出排名了,我上去看自己竟然进了前20。兴奋地跟温和发,然后突然觉得有点空,成绩高些有啥用呢,我现在连要不要出国都开始怀疑了,能证明什么呢。我跟温和说,你的实力都不需要成绩来证明,因为你能力太强了。我呢?


我现在很想回家,找我爸我妈,然后盖上被子睡一会儿。那儿就像魔力一样,待上几天再出来,又能活力充沛,满怀希望。


大四要开始了,想做没做的都好好做一次,就算die young 也没啥遗憾。


况且我不会die young,看把你吓得,呆样。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