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日记3

8 14

八月已经过半了,距离整个美国之行结束还有一个月多一点。

这周和几个同学去犹他州的大峡谷地国家公园,今天刚刚回来。

又是奇葩的一周。

Canyonlands National Park 坐落在戈壁深处,整个公园的地貌像一圈盆地,从周围到中心塌陷,断层之处就形成了峡谷。进园有三条道路,一条公路,两条越野道。我们头一天晚上进去,选了比较险的一条,把我吓个半死。

同学几个都是在美国上学的中国人。除了我和陆禹,其他四位都会开车,不过驾龄各不相同。他们此行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拍摄流星雨——说实话我没有一天看到过一颗流星。

不过夜晚的景色确实很美。第一天我们在路边的一所房子Airbnb借宿,就在山间的道路旁,出门是砂石,抬头是星空,半夜大概十度上下,风景宜人。

house

第一天的房子,矗立在空旷的路旁

house

一张全景,我在想,什么时候我也要有一套这种房子,晚上繁星,早晨朝阳和新鲜的空气

头天晚上,抬头繁星漫天,就像自己身处在水晶球的中心,被天空包裹。说实话,我从没见过如此多的星星,也从没如此真切地看到它们“眨眼”——是真的“一闪一闪亮晶晶”。地上撒了一层银色,周遭是森林的静谧之声。同行的伙伴都拿出相机,曝光30秒拍出的绚烂夜空,就像我们到了北极一样。他们不时会惊呼一声“流星”!我顺着他们手指的方向看去,总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第二天夜晚,我们从科罗拉多州开到了国家公园,预计是零点之前到达营地,然后拍星星。不过道路似乎出格了一点:刚刚开过几段砂石路,就到了山峰侧边:窄窄的山路,一旁是深不见底的峡谷,夜晚看来尤为可怕。由于夜色已深,大家没有意识到路的情况,还是有人勾头向外看了一下,惊呼“旁边怎么这么深!”我勾头望去,立刻缩回来——极尽视野之处,是广袤的峡谷,我们在制高点,所有能看到的地方,都无限远和无限低,空中飘着的浓雾,在月光下闪耀,暗示我们似乎并不在人间。

缩回头之后,心就提到了嗓子眼。恰好我坐在靠峡谷的一侧,车在前进的时候我能看到悬崖,每一次颠簸我都做好了跳车的准备。那个时候我在想,上周刚刚从险境逃出来,现在又主动跳进去。然后我就什么也想不到了。

house

白天我们沿途返回的时候,我在车上拍的一旁的悬崖。几乎看不到车轮下的路。

不过险路只是开始。车越往里开,路越野:纵然变了宽阔一些,但路面全是崎岖不平的沙石,我们开的是辆SUV,底盘低,遇到坑和凸石就得停下来,大家指挥车子往哪走,然后再往哪走。

house

我们的爱骑。格调并不是很搭。

那晚的路,总之是让我睡意全无。整个旅途全程由驾驶技巧最好的同学掌舵,事后他说,我也没想过会这么险。大家开玩笑说,如果活着出去,这一趟可以出去吹一辈子。 最终我们还是到达了营地驻扎点,躺下来,整个人如散架一般,戈壁,星空,还是旷野的风,我都不记得了。

house

戈壁,戈壁,还是戈壁。

house

当晚的营地。一个简陋的厕所,开阔的平地是搭帐篷的区域。

第二天我是被热醒的。太阳刚升起,戈壁滩并没有能够提供阴影的结构,于是我们的帐篷瞬间集聚了大量热气。我从里面走出来,确实被周围震撼到了。夜晚四周漆黑,并没能看到如此壮观的景象。

早上起来,大家就立刻启程。因为中午这里会变得奇热无比。我心惊胆战地问,之后还会有这么险的路吗?得到否定的回答之后,大呼一口气。 回程走的是同样的路线,晚上没能看清的路况和风景,白天看,都是无比壮观。

那天下午我们从另一条公路开进了公园的另一边,这条路很有特色,沥青的路面,配上两边的风景,照出的相片如同水彩画。

house

路遇mini,很有感觉,偷偷借来拍。

house

水彩大道

house

第二日的营地

第三日是返程,夜晚终于住了房子,还是农民的房子,但装修十分高级,墙上挂着好多中国国画。 一行人告别在丹佛。丹佛城市不大,四周是自然的风光,行驶在高速上,一种苍茫感袭来。

house

能看到的市中心只有前面一点高楼大厦

赶的是夜晚的飞机。中途转机在佛罗里达,心想以后有时间要来这里度假。

回到波士顿,已经是周日中午了。本想收拾收视,休息过后重新投入工作中去,结果发现,我们的房间被人进了,我的钱全都丢了。

加上上周的损失,这应该是我最昂贵的一次出远门了。

报警也没用,就这样吧,活着最好,嘿嘿。

还有,下周努力。

8 28

夜深忽梦少年事,铁马冰河入梦来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