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8 6

生命很奇妙,活着也很奇妙。死去可能花费一秒钟,或者几十年。

上周搬家,周末忙来忙去,并没有写周记。最近科研比较顺利,上次反思之后,和队友在项目上分析探索,花时间读论文和学习,已经取得了不错的进展。这让我对科研又有了希望和新的认知。

这周如果不出意外,我会醉心于项目的进展,感慨自己的进步和不足,然后展望一下未来。可是偏偏出了意外,不止一件。

上周末我们搬来新家,室友是附近大学的研究生。晚上开车带我们去China Town,然后到机场接魏鑫鼎。魏鑫鼎从北京来,要在波士顿待到十二月。一路上我们聊来聊去,研究生说她昨晚看了Cold play的演唱会,看到哭。她说自己是Cold play的铁粉,一路上放着酷玩的歌,我说换个中文的,就播了一路阿肆的歌。

阿肆是谁?唱“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那位。学姐开着车,特别想跟我们聊。她总说,自己来到美国之后,眼界变了很多。又说自己不擅长和别人打交道,找不到合适的朋友就宁愿一个人玩。车里响起“喜歡我的人我不喜歡/我喜歡的人却总在彼岸”这种口水歌词。我说,别老说孤独一个人什么的,我就觉得你很喜欢交流啊,也许是你自我暗示太多了呢。还有咱们换个歌手行么。她把贴满钻石贴纸的手机递给我,说你自己换吧。然后她下车加油,我换了一首黑眼豆豆。然后到家。



我知道上一段描述有点多了,但我只能记得这些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也没有一点线索。但是我第二天就被表白了。

我觉得浑身别扭。我回到家,写代码的时候,屏幕右上角划过来一个消息,“周末出来玩吧。”

出来玩?可以啊。不过她似乎只想和我出去。然后又说,“你不会觉得我们只是出去玩吧?”

然后问我星座和单身情况,

姑娘,你这也太直白了吧。

我说,咱俩不可能的。

她说,没试过怎么知道呢。

别扭到无法再别扭。她卧室就在我隔壁,隔壁的人不走出来却用微信跟你告白。

我之前叫嚷想要个女朋友的状态全无。满脑子是奇葩和不可思议的感觉。此时我产生了三个疑问:

1.我?确定是我?我还没来得急理发呢,没有让人一见钟情的理由啊?
2.我们俩认识就不到一天吧?怎么发展的?那天晚上车里我说什么了让她喜欢我?
3.我还有希望?我不是屌丝? 一头雾水的时候,她敲门进来。

我说,这太快了,根本没了解就表白,干嘛啊

她说,就觉得你是挺好的人(我:吐)

我说,就算有感觉,也不是有了感觉就要上啊,你一生中动心的次数不可能只有一次吧。(想起当年失败的恋爱经历)

我说,我对你就没感觉,这是其一。我就来这几个月,见你才一天,根本没了解,这是其二。我俩肯定不可能的。

她说,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我的鸡皮疙瘩全部起来)

我不想试啊。

然后她就有的没的聊。我说,我们的对话有意义的部分只在开始,现在你是在浪费时间,我要睡觉了。

直到现在我敲键盘的时候,想起来还是很别扭。没别的感觉,只有别扭和尴尬。一个你根本想不到的人过来找你说,我喜欢你。况且之后还要一块儿住一段,怎么会不尴尬。

知道她喜欢我的那个瞬间,我突然想起家乡,想到新年夜晚的灯会,还有自己和朋友走在湖边的时候。除了尴尬,我还隐约有种想要回家的冲动,一种受伤的无助的错觉——我的生活怎么就这么奇葩呢?

莫名其妙。

更莫名其妙的,是我被骗了300刀,还差点丢掉性命。

昨天我从实验室出来坐在台阶上晒太阳,迎面走过来一个黑人大爷,穿着西装衬衫,借用我的电话。没打通,他说自己的车被拖走了,需要钱来赎车。叽里咕噜了一大通,大意是他的西装在车里,钱包手机都在车里,然后过来找我想借钱回家。

他说自己住在新泽西,一趟bus 15刀。

我问,你刚怎么知道自己车被拖走了?他回答自己问了一个警察。我说好,你现在带我去看那个警察。

走了一半,他说,这么远,你还不如把钱给我,我腿不舒服有这么老了,况且那个警察在大桥上,现在可能已经走了,我们花那么久如果找不到人,你就不帮我了?

我说肯定帮啊,但我要验证,验证你不是骗我,我也不在乎十几刀,但是你得真的是需要帮助。

我看他着急的样子,不太像骗人。然后同理心发挥作用,想起自己在困境时的行为,觉得应该是可信的,就把15刀给了他。

结果他把钱放兜里,说既然如此,你不如帮我到底,回家一趟要5个小时,我实在是不想等了,你有银行账号吗?我这里有支票,我们去银行,你把支票放你账户,然后换成现钞,我直接拿钱过去换车就行了。

我心想,也行,就是借我卡换一下钱。他说我刚刚向上帝求助,结果你就出现了,我要感谢你,多写200块作为我的回报。

我当时懵逼了。这逗我呢?我就是帮他换一下钱,给我这么多干嘛?我说不用,我不需要,能帮你就行。他说不行,你一定得收。然后就把支票签下来。

这时候我觉得,支票都签了,看来我是必须帮忙了。就跟他找银行。他问我几点,我说快7点了,就心急地跑了起来,说拖车局七点半关门,咱们快点。

我俩跑着到ATM,我进去换支票。换支票需要人工服务,ATM屏幕里的远程克服小哥说,你这支票不能换现金,需要签发人blabla的。我走出来跟他说明情况,他说不可能,一定可以的。就带我到另一个ATM,把支票换了。

我现在还不清楚为什么有的ATM可以自动换支票,有的非得要远程服务。反正也不用知道了,总之就是操他妈。

换完支票,银行账户并没有入账。我看打印凭据上写支票被延期了,银行需要签发人的证实。我说这咋办,你支票都给了,我又没收到钱,你怎么回去啊。他说不急不急,我们再等一下。

他陪我一块儿去ATM机,说我帮你查,你看,你的银行账户余额是不是多了?

我看了下,400,没多啊。

现在我想,他是想借帮我查账号的名义,看看我有多少钱。

那时候已经七点过半了。我说你现在没法去了吧,咋整,要不住我家?他说拖车公司晚上会上班,不过需要我给他们打电话。这样吧,要不你借我300,我打电话问问他们,能不能通融一下,然后把车开走?明天我打电话给你,支票的金额到了,我再找你拿剩下的钱。

我有点慌了。300啊,不是小数目。我警惕地问你怎么给他们打电话?他说拖车局外面有公用电话可以用。

最后我就给了他300。事情经过实际上曲折更多,我陪他跑了大半个波士顿,实在不想继续了。

事后回家搜假支票和敲诈,看到不少留学生卖东西收到大额支票就把找零钱汇给别人最后发现支票是假的被骗的故事。 打头起我就应该打911让警察帮他。我太傻逼了。

他走了。我在一个离实验室很远的陌生街区,兜里已经没钱了,只能走回去。

然后我打开谷歌地图,选了一个比较近的道路,沿着导航走。

走到一个隧道口,我心里奇怪,是要穿过这个隧道么?

也没多想,就走了进去。隧道里有好多车来来回回,呼啸而过,我走在一边很窄的台阶上。

走了20分钟,穿了出来。放眼看去,顿时蒙了:

  眼前是一条宽阔看不到尽头的高速公路,夜幕下远处的大桥已经亮起灯,车流在我右边呼啸而过,仅有两步距离。我左边是一条铁路,似乎已经废掉了。

我看看地图,似乎离目的地近了点。心想,再往前走应该可以出去。

于是继续走,然后左边的地铁突然从身旁呼啸而过,吓得我腿一软。

剧烈的海风,呼啸的车流,还有是不是耸人的地铁,走那段距离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我边走边想,怎么会到现在这个田 地?一切都这么突然。我在一个已经走了40分钟不见尽头的高速路上,进退两难。

终于,内心几乎崩溃的时候,我决定折回去——走错路了。我扶着路旁的护栏,一点一点挪动脚步。

我是怎么想的呢,怎么会在错路上走这么久?

我是怎么想的啊,蠢到意识告诉我错了却还一直坚持想看见结果,帮了小忙就不想拒绝进一步的帮助,已经迈开脚就不想再折回去。

没走几步,一辆警车停在我旁边,警察冲我喊,傻逼,疯了么?你知道在这儿走多容易死么?

腿软了一下,打开车门,坐进去,谢天谢地。

到底是为什么让我小步小步地,慢慢走到难以挽回的,奇葩无比的错误之中?

我现在很困惑,很奇怪,也很别扭。

真的很别扭。

小时候我渴望的生活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刚洗完澡,躺在被子里,玩着梦幻西游。多简单。

现在好想有人能给我个拥抱。

活着太不容易了。

太不容易了。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