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最糟的日子总在后头


2.生活是像一盒巧克力,但打开之后大都没有想象中的甜,有些甚至是过期的


3.有些决定或者行动的价值仅仅在于之后可以成为谈资而已


冬天从香港到北京,在公司混了半个月,回到开封。 公司的头儿说,我们这个应用已经没有前途,我们没工夫再耗下去了。在我回来之前,它就被宣判了死刑。我在北京半个月,做最后版本的收尾工作,就像用裹尸布把一个死婴包起来,再轻轻放到冷冻室。
散伙饭是一顿披萨。


有人羡慕我的经历,叫我”老板“,说我牛逼。我看看自己的简历,确实挺丰富,做过不少别人未做之事。


算命师总是这样对别人讲,”你这一生,前二十年是享尽荣华富贵,之后二十年会遭遇各种变故,好在最后二十年,通过自己的打拼能够怡享天年“。他们把人分成不同的阶段,一群人在一起,有些人是上升期,有些人处在低谷,二十年一次洗牌。


我回到家,看了几本书,讲理性思考,怎么分析问题。听人说话,要想深一层。看到事情,先理清前因后果。看完我如饮甘醇,立马实践。只不过思考和交往的能力,跟人的天性一样,有根,难变。


我决定彻底放空自己。一个假期而已,反正之前的所有东西似乎都放空我了。我买了台游戏机,整日在家,我想自己能忘情地享乐了,却发现往往是玩了一会儿,就突然觉得无聊,关掉机器就坐在那儿,或者躺着,冷空气也不能让我清醒。
节制的惯性让我痛苦。我在做任何娱乐的时候,会感受到一种叫做”内疚“的东西牵扯自己,或者走路不够快,或者在和别人做无意义的寒暄,或者握着手柄击杀怪物的时候,我会想到如果这时候我在看书学习该多好,而我却在浪费生命。病态的感觉。


昨天看春晚,简直无趣得不能再无趣。我自己生闷气,一个好好的晚会,为什么就非要跪舔?台上的人不恶心吗?领导们不恶心吗?中国不恶心吗?工地外墙大广告抱着中国梦的丑逼娃娃不恶心吗?就像自己在一群无形的手中,道理大家都懂,但说出来就会被捏死。就是这么窝囊。
爸妈又在吵架,在家时间久了,甚至会生厌。或者这样说,在任何一个地方久了,都会生厌。一旦生厌,会空虚,想逃离。沉沦,但不会想做任何事,却又觉得太没有意义,便会回到作为生物最原始的时刻:每天吃饭,睡觉和无休止的性行为。


其实我羡慕成瘾的人,他们从某个东西上可以获得纯粹的欢乐。当然,如果是有益的瘾,那就更好。


其实不是”少年不识愁滋味“,而是每个阶段,有不同的愁,有些浓郁得化不开,有些稀薄得抓不住。


其实也不是每个阶段,人的一生应该是完整的,前后关联的。不会平白无故飞起然后摔下然后飞起。但一个人就是一个人,人生不是几个人的组合,有的时候想到这里,会觉得很孤独。


但想想每个人都那么孤独,也就不那么孤独了。就像我在玩的《血源》里,每个猎人都有自己的梦境, 有时梦境会彼此相通,猎人们在一个梦境相遇成为盟友或者对手。


《血源》有三个结局,打完最大boss之后的结局,是你成为了它的继承者,也就是你花最多心血打通的游戏,是最黑暗的一个结局。最好的结局,是不打最后BOSS,无休止地在一个又一个梦境里做猎人。


可能我们就是这样,明知道是一个死结,一个莫比乌斯环,却还想看看前面是什么,还得一直追赶。


我在新年写去年的收尾,希望哪怕是一次次循环,那些经过也不要成为死去的僵冷片段,希望它们和前后相连,是过去的必然,也为前方隐隐指明道路。


仅仅是希望。


正能量结尾:
新年快乐。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